长编小说涩一色38页

7.0

主演:王诗槐 吴静为 

导演:张光照 

长编小说涩一色38页高速云播放

长编小说涩一色38页高速云M3U8

长编小说涩一色38页剧情介绍

二十世纪二十年代,西洋画及西方审美思潮大举进入中国。留学巴黎的栗黛安小姐带着一个令西方艺术界异常关注的论文命题——《中国国画大师背后的女人》回到了上海,她将研究目标锁定在当时的海派领袖吴昌硕大师的身上 详情

生者百岁,相去几何。

出自:《二十四诗品》 唐·司空图 【旷达】 生者百岁,相去几何,欢乐苦短,忧愁实多。 何如尊酒,日往烟萝,花复茆檐,疏雨相过。 倒酒即尽,杖黎行歌①,孰不有古,南山峨峨。 ①一本作“行过”。 【雄浑】 大用外腓,真体内充,反虚入浑,积健为雄。 备具①万物,横绝太空,荒荒油云,寥寥长风。 超以象外,得其环中,持之匪强,来之无穷。 ①他本皆作“具备”。 【冲澹】 素处以默,妙机其微。饮之太和,独鹤与飞。 犹之惠风,荏苒在衣,阅音修篁,美日载归。 遇之匪深,即之愈稀,脱有形似,握手已违。 【纤□】 采采流水,蓬蓬远春,窈窕幽谷①,时见美人。 碧桃满树,风日水滨,柳阴路曲,流莺比邻。 乘之愈往,识之愈真。如将不尽,与古为新。 □〔禾农〕nong3。 ①他本皆作“深谷”。 【沉著】 绿林①野室,落日气清,脱巾独步,时闻鸟声。 鸿雁不来,之子远行,所思不远,若为平生。 海风碧云,夜渚月明。如有佳语,大河前横。 ①他本多作“绿杉”。 【高古】 畸人乘真,手把芙蓉,泛彼浩劫,□然空纵。 月出东�,好风相从,太华夜碧,人闻清钟。 虚伫神素,脱然畦封,黄唐在独,落落元宗。 □〔上穴下目〕yao3。 【典雅】 玉壶买春,赏雨茆屋,坐中佳士,左右修竹。 白云初晴,幽鸟相逐,眠琴绿阴,上有飞瀑。 落花无言,人澹如菊,书之岁华,其曰可读。 【洗炼】 犹矿出金,如铅出银,超心炼冶,绝爱缁磷。 空潭泻春,古镜照神,体素储洁,乘月反真。 载瞻星辰,载歌幽人,流水今日,明月前身。 【劲健】 行神如空,行气如虹,巫峡千寻,走云连风。 饮真茹强,蓄素守中,喻彼行健,是谓存雄。 天地与立,神化攸同,期之以实,�之以终。 【绮丽】 神存富贵,始轻黄金,浓尽必枯,淡者屡深。 雾余水畔①,红杏在林,月明华屋,画桥碧阴。 金樽酒满,伴客弹琴,取之自足,良殚美襟。 ①他本多作“露余山青”。 【自然】 俯拾即是,不取诸邻,与道俱①往,著手成春。 如逢花开,如瞻岁新,真与不夺,强得易贫。 幽人空山,过雨采苹,薄言情悟,悠悠天钧。 ①他本皆作“具道适往”。 【含蓄】 不著一字,尽得风流。语不涉己①,若不②堪忧。 是有真宰,与之沉浮。如漉满酒,花时反秋。 悠悠空尘,忽忽海沤,浅深聚散,万取一收。 ①他本多作“涉难”。 ②他本多作“已不”。 【豪放】 观化匪禁,吞吐大荒;由道反气,处得易狂①。 天风浪浪,海风苍苍。真力弥满,万象在旁。 前招三辰,后引凤凰;晓策六鳌,濯足扶桑。 ①他本皆作“以狂”。 【精神】 欲反不尽,相期与来,明漪绝底,奇花初胎。 青春鹦鹉,杨柳楼①台,碧山人来,清酒满杯。 生气远出,不著死灰,妙造自然,伊谁与裁。 ①他本多作“池”。 【缜密】 是有真迹,如不可知,意象欲出①,造化已奇。 水流花开,清露未�,要路愈远,幽行为迟。 语不欲犯,思不欲痴,犹春于绿,明月雪时。 ①他本多作“欲生”。 【疏野】 惟性所宅,直取弗羁。控物①自富,与率为期。 �室松下,脱帽看诗。但知旦暮,不辨何时。 倘然自适,岂必有为。若其天放,如是得之。 ①他本多作“拾物”。 【清奇】 涓涓群松,下有漪流。晴雪满竹①,隔溪鱼舟。 可人如玉,步□寻幽,载瞻②载止,空碧悠悠。 神出古异,淡不可收。如月之曙,如气之秋。 □〔“渫”去三点水换“尸”部首〕xie4。 ①他本多作“满汀”。 ②他本多作“载行”。 【委曲】 登彼太行,翠绕羊肠。杳霭深玉,悠悠花香。 力之于时,声之于羌。似往已�,如幽匪藏。 水理漩□,鹏风翱翔。道不自器,与之圜方。 □〔氵伏〕fu2。 【实境】 取语甚直,计思匪深。忽逢幽人,如见道心。 清涧之曲,碧松之阴,一客荷樵,一客听琴。 情性所至,妙不自寻,遇之自天,冷然希音。 【悲慨】 大风卷水,林木为摧。适苦欲死①,招憩不来。 百岁如流,富贵冷灰。大道日丧②,若为雄才。 壮士拂剑,浩然弥哀。萧萧落叶,漏雨苍苔。 ①他本多作“意苦若死”。 ②他本多作“日往”。 【形容】 绝伫灵素,少�清真。如觅水影,如写阳春。 风云变态,花草精神;海之波澜,山之嶙峋; 俱似大道,妙契同尘。离形得似,庶几斯人。 【超诣】 匪神之灵,匪机之微,如将白云,清风与归。 远引若至,临之已非。少有道契,终与俗违。 乱山乔木,碧苔芳晖。诵之思之,其声愈稀。 【飘逸】 落落欲往,矫矫不群,缑山之鹤,华顶之云。 高人惠中①,令色氤氲。御风蓬叶,泛彼无根。 如不可执,如将有闻。识者期之②,欲得③愈分。 ①他本多作“画中”。 ②他本多作“已领”。 ③他本多作“期之”。 【流动】 若纳水□,如转丸珠,夫其可道,假体如愚①。 荒荒坤轴,悠悠天枢。载要其端,载闻②其符。 超超明神,反反冥无。来往千载,是之谓乎! □〔车官〕guan3。 ①他本多作“遗愚”。 ②他本多作“载同”。 唐·司空图《诗品》终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 祥子据〔清〕孙联奎《诗品臆说》输入 《司空图〈诗品〉解说二种》(孙昌熙、杨廷芝校点) 齐鲁书社,1980 回答者:春意盎然tm - 初入江湖 二级 4-8 13:19 唐朝 司空图 回答者:泪诗男丁 - 助理 二级 4-10 17:29 二十四诗品 唐·司空图 1.雄浑 大用外腓,真体内充。反虚入浑,积健为雄。具备万物,横绝太空。荒荒油云,寥寥长风。超以象外,得其环中。持之非强,来之无穷。 荒荒油云,寥寥长风。美景油然广袤荒漠之意,不知寥寥数句,为诗可以至此。 超以象外,得其环中。其中哲学的奥妙和还妙,令人叹为观止。 2.冲淡 素处以默,妙机其微。饮之太和,独鹤与飞。犹之惠风,荏苒在衣。阅音修篁,美曰载归。遇之匪深,即之愈希。脱有形似,握手已违。 犹之惠风,荏苒在衣。一种不能碰触的美,绝妙的展现在眼前,欲触不能,令人眼不忍移,再叹寥寥数句,美文可以至斯。古人,是怎样的灵巧玄妙,悟道于中又是能拥有怎样简洁美妙的表达方式啊。 3.纤穠 采采流水,蓬蓬远春。窈窕深谷,时见美人。碧桃满树,风日水滨。柳阴路曲,流莺比邻。乘之愈往,识之愈真。如将不尽,与古为新。 采采流水,蓬蓬远春。窈窕深谷,时见美人。碧桃满树,风日水滨。柳阴路曲,流莺比邻。一种美景,渐读入佳境乐。窈窕深谷,时见美人。碧桃满树,风日水滨。只能说:“美。” 4.沉著 绿杉野屋,落日气清。脱巾独步,时闻鸟声。鸿雁不来,之子远行。所思不远,若为平生。海风碧云,夜渚月明。如有佳语,大河前横。 绿杉野屋,落日气清。脱巾独步,时闻鸟声。鸿雁不来,之子远行。所思不远,若为平生。海风碧云,夜渚月明。如有佳语,大河前横。通篇俱美。也许沉着不是最好的,但唯独沉着的这个,写得这么吸引人。绿杉野屋,落日气清。行文至此,天下可以无文。脱巾独步,时闻鸟声。道尽一种闲适。鸿雁不来,之子远行。又是思念的季节,比兴如此之短的运用,境界如此博大地美好。所思不远,若为平生。诗味极为浓厚,所思不长,只在一生……一生长不长呵……人只有一生那么长……一句话中,不经意间诗味绝断,道尽了永远。海风碧云,夜渚月明。广阔美丽优美的景色,为景至于斯,云淡、风清、月明。可以心旷神怡的享受一份广阔而绝艳的美丽了。如有佳语,大河前横。大河声声似友人对诉,何其美景,且不寂寞了。得此君子,不枉一生。 5.高古 畸人乘真,手把芙蓉。泛彼浩劫,窅然空踪。月出东斗,好风相从。太华夜碧,人闻清钟。虚伫神素,脱然畦封。黄唐在独,落落玄宗。 畸人乘真,手把芙蓉。一句可见高古之色。 6.典雅 玉壶买春,赏雨茅屋。坐中佳士,左右修竹。白云初晴,幽鸟相逐。眠琴绿阴,上有飞瀑。落花无言,人淡如菊。书之岁华,其曰可读。 落花无言,人淡如菊。书之岁华,其曰可读。落花无言,人淡如菊。美极。原来,冲淡的事物也可以这样没,这样美到极致,令人观止。书之岁华,其曰可读。一种感情久长了在岁月里就会显得从容……说岁华是不错的,岁月本身的从容和淡泊雕刻是一种很华丽的性格和感觉。当然也就书,能在岁月的缓慢发展从容里书写一种从容的感情疼痛和感情经历,当写上已变得很从容不迫的感觉,欣赏起来是一种享受,所以可以说——“其曰可读 ” 啊。 7.洗炼 如矿出金,如铅出银。超心炼冶,绝爱缁磷。空潭泻春,古镜照神。体素储洁,乘月返真。载瞻星辰,载歌幽人。流水今日,明月前身。 [前面俱好。而流水今日,明月前身一句,又更上一层楼啊。是谁前日的影子,是谁今日的明月,都变成了过去的影子………谁的今日如流水,而象今日的明月,也象过去的明月。 是谁是过去的明月,已成今日的流水,可知今日的流水,也是过去的明月,可知今日的流水,也是一种今日的明月??? 流水的今日,依旧平淡,默默无闻的流淌着,可知曾有过多么辉煌美好纯洁的过去啊。 而今日如流水一样的明月前身今身,又将变成明日的明月,明日的流水一样又将默默无闻平淡而又忧伤的流去…………流水今日,明月前身………… 流水今日,明月前身,………………一种忧伤………… 8.劲健 行神如空,行气如虹。巫峡千寻,走云连风。饮真茹强,蓄素守中。喻彼行健,是谓存雄。天地与立,神化攸同。期之以实,御之以终。 9.绮丽 神存富贵,始轻黄金。浓尽必枯,淡者屡深。雾余水畔,红杏在林。月明华屋,画桥碧阴。金尊酒满,伴客弹琴。取之自足,良殚美襟。 金尊酒满,伴客弹琴,是为富贵极致。雾余水畔,红杏在林。月明华屋,画桥碧阴。前面俱好。雾余水畔,红杏在林。绝艳美好。月明划屋,画桥碧阴。藏娇之地,温柔乡中,可曾记得什么叫伤痕……?那是一种伤痕。温柔和富贵,还有温柔的富贵是一种伤痕,让人忘记苦恼、痛苦已太长………而那过去的苦恼和痛苦,忘记了过去的故事,却忘不掉过去留在的痕迹,在今日的富贵温柔中,刻下一道深深的伤痕……………… 10.自然 俯拾即是,不取诸邻。俱道适往,著手成春。如逢花开,如瞻岁新。真与不夺,强得易贫。幽人空山,过雨采苹。薄言情悟,悠悠天钧。 11.含蓄 不著一字,尽得风流。语不涉己,若不堪忧。是有真宰,与之沉浮。如满绿酒,花时反秋。悠悠空尘,忽忽海沤。浅深聚散,万取一收。 不著一字,尽得风流。从古至今有几人可以作得到啊,是神仙似一样的人物,才可如此空灵风流而尽得佳意风流啊……风流到绝品风流处,方是不著一字,尽得风流……不着一言,尽得风流………不行一物,尽得风流…………风流意,只在惊鸿一瞥中,只在惊鸿乍现中,只在你飘飘离去的衣袂中……只在你离去后空气中的香味中………………好一个“不著一字,尽得风流”………!!!~~~ 语不涉己,若不堪忧。是江山载不动这许多愁,是昆仑担不起这若许多恨。并不是不懂愁,并不是不知愁。而是太懂愁了,太知愁了。只一滴湖水盈满外溢。只一滴,满满的湖水,只差你刚刚好滴入的那一滴,就超出容量决堤外溢了的……。语不涉己,若不堪忧。不是没有话说,不是没有忧伤,而是这话太多,这话太满,这话太忧伤,怕说一句,就倾泻了我的秘密……………………这叫含蓄……………………~~~~~ 12.豪放 观花匪禁,吞吐大荒。由道反气,虚得以狂。天风浪浪,海山苍苍。真力弥满,万象在旁。前招三辰,后引凤凰。晓策六鳌,濯足扶桑。 13.精神 欲返不尽,相期与来。明漪绝底,奇花初胎。青春鹦鹉,杨柳楼台。碧山人来,清酒深杯。生气远出,不著死灰。妙造自然,伊谁与裁。 碧山人来,清酒满杯。又一种绿色的潇洒极致的美好与良朋对饮的美好……生气远出,不著死灰,说得好,这才是生命发展的理所当然的形式和奥秘………… “妙造自然,伊谁与裁。”………………这才叫真正的自然!!!………………~~~~ 14.缜密 是有真迹,如不可知。清露未晞。要路愈远,幽行为迟。语不欲犯,思不欲痴。犹春于绿,明月雪时。 犹春于绿,纯属于自然的恩赐。明月雪时,纯属于自然的赐予。而明月雪时,是多么美好的一种美景呵……………………踏明月而踏白雪,雪光映月光晶莹,是一种无限的伤心的迷蒙…………无限的广阔的迷蒙…………无限的迷蒙………… 15.疏野 惟性所宅,真取不羁。控物自富,与率为期。筑室松下,脱帽看诗。但知旦暮,不辨何时。倘然适意,岂必有为。若其天放,如是得之。 16.清奇 娟娟群松,下有漪流。晴雪满竹,隔溪渔舟。可人如玉,步BD寻幽。载瞻载止,空碧悠悠,神出古异,淡不可收。如月之曙,如气之秋。 17.委曲 登彼太行,翠绕羊肠。杳霭流玉,悠悠花香。力之于时,声之于羌。似往已回,如幽匪藏。水理漩洑,鹏风翱翔。道不自器,与之圆方。 18.实境 取语甚直,计思匪深。忽逢幽人,如见道心。清涧之曲,碧松之阴。一客荷樵,一客听琴。情性所至,妙不自寻。遇之自天,泠然希音。 19.悲慨 大风卷水,林木为摧。适苦欲死,招憩不来。百岁如流,富贵冷灰。大道日丧,若为雄才。壮士拂剑,浩然弥哀。萧萧落叶,漏雨苍苔。 20.形容 绝伫灵素,少回清真。如觅水影,如写阳春。风云变态,花草精神。海之波澜,山之嶙峋。俱似大道,妙契同尘。离形得似,庶几斯人。 21.超诣 匪神之灵,匪几之微。如将白云,清风与归。远引若至,临之已非。少有道契,终与俗违。乱山乔木,碧苔芳晖。诵之思之,其声愈希。 22.飘逸 落落欲往,矫矫不群。缑山之鹤,华顶之云。高人画中,令色氤氲。御风蓬叶,泛彼无垠。如不可执,如将有闻。识者已领,期之愈分。 23.旷达 生者百岁,相去几何。欢乐苦短,忧愁实多。何如尊酒,日往烟萝。花覆茅檐,疏雨相过。倒酒既尽,杖藜行歌。孰不有古,南山峨峨。 生者百岁,相去几何。一种旷达。欢乐苦短,忧愁实多。一种旷达的心境才有如此毫不忌讳的慨叹。何如尊酒,日往烟萝。渐行渐远,行乐须及春。 24.流动 若纳水輨,如转丸珠。夫岂可道,假体如愚。荒荒坤轴,悠悠天枢。载要其端,载同其符。超超神明,返返冥无。来往千载,是之谓乎。



'清水今日,明月前身'是什么意思?

犹矿出金,如铅出银,超心炼冶,绝爱缁磷。空潭泻春,古镜照神,体素储洁,乘月反真。载瞻星辰,载歌幽人,流水今日,明月前身。 这篇诗是出自《二十四诗品》中的一段,可能大家看不太懂,加上我贴的有点乱,所以稍作解释一下。 “洗炼”一品看来是讲的一种艺术技巧,但实际上也是说的一种诗歌的境界。此言诗境务必达到一种自然纯净、返归本体的状态,而绝无世俗尘垢之掺合,故云:“如矿出金,如铅出银。”所谓“超心冶炼”,是说这不是人为雕琢之冶炼,而是以超脱世俗之心,于意想中“冶炼”之,则自然落尽一切杂质,而显其素洁之本体。对“绝爱淄磷”,研究者们有两种解释:一是把“绝”作“弃绝”解,谓在冶炼过程中必须对矿中所含淄磷之石弃之不爱,方可得纯净之金银。 (祖保泉说)一是把“绝”解作“绝对”,“绝爱”是很爱的意思,云此句之意谓:“洗炼功到,则不美者可使之美,不新者可使之新,虽淄、磷亦觉可爱。”(见杨廷芝浅解)按:“淄磷”当源出《论语�6�1阳货》:“不曰坚乎?磨而不磷;不曰白乎?涅而不淄。”意思是:坚固的东西磨也磨不薄,纯白的东西染也染不黑。此当以杨解为较妥,非言“淄磷”本身可爱,而自“超心冶炼”视之,则其中所含金银原质自然清晰呈现。若以人工冶炼,虽极尽工巧亦不可得最纯净之金银。故如“空潭泻春,古镜照神”,颇如老子所说的:“大巧若拙。” 空潭是指清澈见底而无丝毫尘埃的潭水,故能把所有春光映现出来;古镜并不一定能照出人形貌上的纤细之处,但却最能从中看出真实神态,因为它在朦朦胧胧之中,要靠你的想像力去补充。“体素”即《庄子�6�1刻意》篇说的:“能体纯素,谓之真人。”无知无欲,无所与杂,纯真素朴,是为储洁。故如得道仙人,脱略尘俗,而乘月光返回天庭。所谓“返真”,即是返归自然。《庄子�6�1秋水》篇云:“北海若曰,无以人灭天,无以故灭命,无以得殉名,谨守而勿失,是谓反其真。”又《大宗师》篇云:“嗟来桑户乎?嗟来桑户乎?而已反其真,而我犹为人猗。”能达到这种境界,则瞻望星辰,载歌幽人,怡然自得矣。 今日如流水般洁净,皆因纯静皎洁的明月是吾前身也。全篇都是以“真人”之心态来比喻“洗炼”之诗境。这种“洗炼”的诗歌,也许可以举王昌龄的诗《芙蓉楼送辛渐》为例:“寒雨连江夜入吴,平明送客楚山孤。洛阳亲友如相问,一片冰心在玉壶。”既是一片冰清玉洁的纯净心灵,又是脱尽铅华的朴素艺术形式。这种“洗炼”不是人工至极的精密凝练,而是归真返朴的纯净本色。此又道家之“洗炼”不同于儒家之“洗炼”也

长编小说涩一色38页猜你喜欢